發表於 心得分享

初学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如來正法的粗浅感悟

初学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如來正法的粗浅感悟

 

初学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如來正法的粗浅感悟

佛弟子:李淑萍

我是一个福报浅薄的人,在年近中年才开始学佛,接触了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我现在还处于刚起步的阶段,对许多经文、佛理等还不是很理解,所以,在这里只说说自己学佛的粗浅感悟,这肯定有许多不如法的地方,希望师兄师姐们能给我指出来,我将不胜感激并加以马上改正。

 

我今年46岁了,接触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只有一年多的时间,而真正用佛法来指导自己的生活、反观自己的生活也只是最近的事情了。佛法告诉我们:因果是宇宙间的最高法则,没有一件事情能逃得过因果报应。因此,我试着从因果的角度来检视我四十多年的生活,其结果也让我感慨万千!我出生于山东一个普通贫困的农民家庭,从我的出生来看,我应该是一个福报浅薄的人。我妈妈重男轻女很厉害,因此她一直不喜欢我。但是贫困的家庭让我很懂事,我小时候就会帮家里干活,不敢让妈妈生气,不敢给家里添麻烦。可能由于这个因缘再加之祖上的荫庇,我从小学习出类拔萃,考大学时顺利地上了一所全国重点学校,以后我陆续完成了硕士生、博士生、博士后等的教育历程,现在在一所大学里任老师。据我多年的观察,享有世上大福报的人(高管、专家、有钱人)大多是孝顺父母的人,所以,百善孝为先,我们所有学佛的弟子一定要好好孝顺自己和爱人的长辈,这会为你们积累无量福德的。相反,不孝之人大多会很困顿,而且他们的德行也会感召不孝之子,如此恶性循环,真的让人唏嘘不已!

 

但是随着事业进展的顺利,我的我执愈发严重了,我越来越自以为是、刚愎自用、吾我贡高了,甚至飞扬跋扈了,但可悲的是我丝毫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随之而来的是,家庭矛盾愈发尖锐了,我瞧不起丈夫、训斥孩子、数落老人。多少年来,我作为一个妻子从没有尽到做妻子的责任,我不温柔、不和顺、不善解人意,我霸道、刚强、唯我独尊。丈夫因为不堪忍受我的做派而长年在外地创业,这更导致了我的怨言和怨恨。我的丈夫多年来除了艰苦创业外,还要默默承受我的埋怨和骄横,这也间接导致了他事业的不顺利。对于孩子,我的理念是:你是我的孩子,你就应该优秀!这些错误的理念给孩子带来了巨大的心灵创伤,初中的时候他厌学逃学,几至令我崩溃!幸亏祖上有德,高中的时候孩子遇上了好老师,成绩逐渐好起来并考上了名牌大学。即使到现在我们一起聊天,他仍然对我以前的做法厌恶至极,并因为我的强势,这么优秀的他居然会在女孩子面前有自卑感,我的罪过何其大也!对老人,我自觉得瞻仰老人有功,经常在老人面前不恭不敬、大发厥词,令老人很不开心!当我学习佛法后,我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作为一个女人是家庭的根本,只有彻底去除我执、我慢,家庭才能成为一个温暖和谐的港湾,家和才能万事兴!只有家庭的根正了,儿孙才能枝繁叶茂,整个社会才能和谐昌盛,我们的民族才能永远屹立于东方之秀!

 

我学习佛法的时间还很短, 听闻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时间也不长,我现在正在拜读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一些佛学经典,在佛法上我还是一个初学者。但我现在正试图用我所学的佛法知识指导我的工作和学习,我要籍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及诸佛菩萨的加持改正我的我执、我慢和所知障,真的是很难,但是难行需行。我现在的进步是,当我做了不如法的事情的时候,我会立即认识到自己错了,这是以前所没有过的。我现在要求自己尊重丈夫,尽管做得很笨拙,经常会故态复萌,但我一直督促自己向前。在这里感恩宋师兄对我一贯的宽容大度。现在我经常倾听孩子内心的想法,不把自己的意见强加于他,孩子现在越来越懂事听话,也越来越阳光开朗了,感恩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及诸佛菩萨赐予我这么一个好的孩子!现在我回到婆婆家就帮婆婆干活,陪老人说话。离开老人的时候每个周打一次电话问候老人。感恩我的公公婆婆多年来对我的宽容大度,让我有改过自信的机会!感恩所有的师兄师姐们,我们能在一起修学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是多么大的缘分呀!

 

往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嗔痴,从身语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忏悔!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

 

http://goo.gl/gJloUE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www.huazangsi.org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huazangsi

#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返老回春 #第三世多杰羌佛獲世界和平獎 #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 #第三世多杰羌佛佛法

發表於 拉珍文集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 第二錘 ——砸亂解《愣嚴經》的邪徒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 第二錘 ——砸亂解《愣嚴經》的邪徒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 第二錘 ——砸亂解《愣嚴經》的邪徒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

第二錘

拉珍

有一天,有個人垂頭喪氣地跟我說:「我在網路上跟一些反對三世多杰羌佛的人辯論,其他的內容我還辯得很有力,可他們搬出了《愣嚴經》,說三世多杰羌佛符合愣嚴經陰魔的特徵,我都不知道要怎麼反駁他們了。」我大笑,問他:「那你有沒有認真讀過《愣嚴經》呢?」他說讀過。我又笑了:「你既然讀過,那你自己覺得像嗎?」他吞吞吐吐地說:「……這個……三世多杰羌佛老人家當然是光明偉大的,可是……《愣嚴經》裡有些說法,我也不知道怎麼解釋……」我打斷他:「你不用再說了,再說下去你要犯重戒了。我告訴你,你沒有認真讀,根本沒讀懂《愣嚴經》,那些反對的人也沒讀懂《愣嚴經》,或者是故意亂用《楞嚴經》。如果三世多杰羌佛是《愣嚴經》陰魔,那麼我舉雙手雙腳申請加入這麼光明無私的菩提「陰魔」隊伍!而且我百分之百相信釋迦世尊老人家會表揚弟子我說得好!」為什麼?且聽我慢慢說。

《大佛頂首愣嚴經》從第九卷後半部開始至第十卷,釋迦世尊先後列舉了行者於三摩地定境當中,執為聖解則受群邪之色陰用心交互作用時所出現的十種禪那境界,執為聖解則受群邪之受陰用心交互作用時所出現的十種禪那境界,於想陰用心交互作用之定境中產生執著而將出現的十種飛精附人之魔境,於行陰用心交互作用之定境中妄起計度而將落入的十種外道顛倒邪見,於識陰用心交互作用之定境中妄失正見而將感召生成之十種外道天魔種及聲聞辟支種,共計五十種魔境邪見,用以警戒大乘行者入正道修持。這些都是於三摩地定境,在法身境的進取過程中,對種種妄境邪見執見的對治方法。

認真讀過這部經的行者,應該清楚了解到,無論是哪一種魔境產生,飛精附人也好,外道邪魔也好,只要魔境產生於這個修持之人,對於他自身的好壞我們且不論,那只是他自身的受用。但對外,一旦為魔境所控,他們都會做同一種事情,就是世尊於本經中反復說到的最大魔行特徵:「破佛律儀,潛行貪欲」。因為他已經是魔了嘛,當然就會做魔的工作。反對三世多杰羌佛的人,斷章取義摘取了其中一兩句:「口中好言諸佛應世。某處某人,當是某佛化身來此。某人即是某菩薩等,來化人間……」聽的人就被嚇倒了,哎呀,有點像是這樣的啊。糊塗的行者啊!斷章取義亂解經文可是要墮地獄的啊!世尊清清楚楚地在經中告訴我們,邪魔附身,飛精附人,他們口稱佛陀菩薩的目的,是要「破佛律儀,潛行貪欲」,你要判斷的是他到底破佛律儀了沒有,潛行貪欲了沒有,而不能因為稱佛稱菩薩就斷定他是魔啊!如果就因為稱佛就成了魔,那麼釋迦世尊駐世時也稱佛,他老人家豈不成了最大的魔?觀世音菩薩,文殊菩薩,普賢菩薩等諸聖那時也稱菩薩,他們這些老人家不也都該是魔了?這是在謗佛啊!行者們,怎麼那麼不清醒呢?西藏那麼多高僧大德都稱什麼佛陀應世,什麼菩薩化身,現任薩迦天津法王被尊為古佛文殊菩薩化身;第十七世噶瑪巴被稱作「賢劫千佛第六導師的化現」,又說是正法名如來觀世音菩薩化現;寧瑪派貝諾法王是金剛手菩薩化身;覺囊派吉美多吉法王是世尊時代的大菩薩化現;多智欽法王是公認的第二佛陀蓮花生大師化身;敏令赤欽法王、多杰仁增法王均為不變金剛化身;楚西法王乃為彌勒菩薩化身;雄獅法王仁增尼瑪,年龍佛父母的上師,乃為格薩爾王,也就是蓮花生大師的化身;鄔堅喜饒尊者是蓮花生大師授記的大菩薩再來;遍智法王龍多加參阿秋是龍薩娘波尊者的化身,又有說是阿彌陀佛的化現……太多,無法盡數列舉,那麼是不是所有這些稱佛稱菩薩的高僧法王都是魔軍了?這說得通嗎?讀經書不是作識字功課,要把經文讀懂,懂得佛陀到底在說什麼。無論他被稱作什麼,破佛律儀,潛行貪欲才是魔之行,嚴持教戒,大悲無私,這是佛之行。那麼,三世多杰羌佛發心永遠不收任何供養,百萬千萬美金的供養幾十上百次送上,看都不看一眼就退回去,這叫行貪欲嗎?自己住在一個轉身都困難的地方,弟子拿來大筆小筆的供養不要,還把賣畫的全部收入捐給寺廟,這叫行貪欲嗎?自己發明的「霸王春」「碧玉春」茶,成為全中國第一名茶,市價賣到上千元一斤,所有的利益分文不要全給弟子,只要求弟子隨時照顧敬老院的孤苦老人就行了,這也是行貪欲?用自己畫畫勞動的報酬供養幾十個僧侶行者的生活這叫行貪欲嗎?教導眾生八基正見、大悲我母菩提心、菩薩應照菩提心的修行大法,是破佛律儀嗎?處處教導眾生守五戒、行十善、行四無量心、六度萬行、守持三聚淨戒、密宗戒,依教奉行,這叫破佛律儀嗎?傳給眾生迅速成就解脫的無上密法,這叫破佛律儀嗎?將弟子教化得前往西方極樂世界遊歷一番回來告訴大家極樂世界美景,然後再按阿彌陀佛、觀音菩薩跟他約好的時間準時往生,這叫破佛律儀嗎?為弟子施醫施藥,治病救傷,這叫破佛律儀嗎?揮汗勞動創造出震驚世界的韻雕,給人類帶來驚人的藝術享受這叫破佛律儀嗎?擁有完美無缺的五明證量這叫破佛律儀嗎?將弟子教化得來由阿彌陀佛親自來接引往生這叫破佛律儀嗎?將弟子教化得觀世音菩薩親自來接引往生,這叫破佛律儀嗎?將弟子教化得預知時辰坐化圓寂,肉身金剛不壞,化虹光成就,生死自由,燒出舍利堅固子,這叫破佛律儀嗎?糊塗的行者啊,釋迦世尊會把這樣偉大的菩提行舉稱為魔行嗎?魔會,魔可能,魔願意把眾生度往極樂世界嗎?為什麼當別人搬出幾句經文嚇唬你,你就下意識心裡顫抖了呢?你怎麼就不能哈哈大笑斬釘截鐵地斷定他們亂解經義了呢?最重要最重要的,你們聽過三世多杰羌佛的開示法音,你們學過三世多杰羌佛的經義,你們看到過三世多杰羌佛展顯的佛法證量,那都是絕對純粹的佛陀法義,沒有絲毫疤痕的呀!三世多杰羌佛座下弟子如何依法成就解脫,如何被佛菩薩接引的事實都擺在你們面前的啊!如果一個魔能擁有如此光明偉大的菩提心行,如果一個魔的行持法義全都是釋迦世尊的法義,如果一個魔能將弟子們都度化到極樂佛土去,那我號召所有佛弟子虔誠祈請十方諸佛菩薩再多派些這樣的聖「魔」來,因為這個魔已經不是魔,而是佛菩薩了!所以,行持及其所施行的法義,是不是符合佛陀教戒,是不是能讓眾生真實地解脫成就,這才是惟一的判斷標準,無論他的名稱是什麼,如果符合佛陀的教戒,稱魔不是魔,而是佛;背離佛陀的教戒,稱佛不是佛,而是魔。

畢竟是末法時期,大多數人學佛經都學了個似懂非懂,也沒有什麼人能正確講解,尤其《愣嚴經》,主要講的是空性真如的道理,能正解的人更加鳳毛麟角。事實上,許多經文在當年五百羅漢集結的時候本來就有疏漏,而佛經由印度文翻譯到中文,又來一次疏漏,現代學白話文長大的人,又去學古漢語經文,詞名煩惱已經一大堆了,再加對佛法一竅不通或僅沾皮毛,種種因素湊在一起,錯解紛紛!能夠正確理解佛經義理的人越來越少了,因而才會有這種企圖用佛陀的經藏詆毀佛陀的可笑又可悲的事情發生,因而才給了波旬的人馬以可乘之機。

再者,三世多杰羌佛是由幾十位藏密聖德法王共同認證附議祝賀的。如果我們還不懂深奧的法義,那就暫將法義高置,僅就這一點認證外相來作個推理。如果三世多杰羌佛是愣嚴魔這個論斷成立,那就可以直接得出以下五個結論:一,所有這幾十位聖德法王全都沒看出這個愣嚴魔。二,這幾十位聖德法王被全藏尊為佛陀菩薩的化身,結果全都不懂愣嚴經。三,這幾十位聖德法王被全藏尊為佛陀菩薩的化身,結果全都沒有觀照功夫,全都是凡夫俗子,而且是凡夫俗子當中水平較低的一類,連個愣嚴魔都不認得,把個附佛外道認成佛陀,絕對不是聖者,全是假聖德假法王!多智欽法王是假的,阿秋喇嘛是假的,吉美多吉法王是假的,貝諾法王是假的,薩迦天津法王是假的,鄔堅喜饒尊者是假的,薩迦達欽法王、茶巴法王、阿旺班瑪法王、康卓仁波切、嘎若仁波切、冉江法王、仁增尼瑪法王、楚西法王、達龍哲珠法王、左欽法王等等等等統統都是假的!如果他們是假的,那麼晉美彭措法王也是假的,噶瑪巴也是假的,達賴喇嘛也就是假的!四,整個西藏佛法都是假的。因為這些聖者法王是藏密各大教派的領袖,如果他們是假的,他們傳授的佛法就都是假的。五,整個佛法都是假的。因為顯教是密法的一部分,如果西藏佛法是假的,那麼也就包括顯教佛法也是假的,所以全部娑婆世界的佛法都是假的。

我想,這五條結論沒有人會同意,因此導緻這五條結論產生的宗法論斷也就是不成立的。佛法是真實而偉大的,密法是真實而偉大的,藏密的認證制度是嚴肅不可詆毀的,幾十位藏密聖德法王的嚴肅認證附議絕不能被說成是毫無觀照本事水準低劣的凡夫俗子的亂來,因而三世多杰羌佛的合法成立更不是幾個跳梁小醜使用一點潑皮無賴手段就能推翻的。至于懂不懂《楞嚴經》,一個普通的喇嘛,必須先學習所有顯教經論及密典法義長達十數年,經考核過關,才算有資格進入密宗院學習密法。這只是一個普通喇嘛的修學,那麼你來說,這些各大藏密宗派的最高領袖法王,他們懂不懂《楞嚴經》,他們認不認得楞嚴魔?那麼如果認得楞嚴魔,依然將一個魔認成佛的話,會怎麽樣呢?那就會說明一個問題:這幾十個藏密法王仁波且全部都是魔。這豈不成了娑婆佛教界最可樂的笑話!

所以,可憐的行者,就算你學不懂《楞嚴經》,僅就對認證事實的幾個簡單的邏輯推理,就能把反對者的荒謬言論砸得體無完膚,還有什麽可疑惑的呢?

三世多杰羌佛的成立是無可非議的,正如「佛教上品上位大德研究會」在經由不認可、批評三世多杰羌佛,然後進入詳細全面的公開查證,最後得出結論:「正因為三世多杰羌佛不僅得到了圓滿合法的認證祝賀,而且更重要的是在我們這個世界上展顯了唯有佛陀才具備的證量成就,因此,我們佛教上品上位大聖德研究會在經過了翔實的資料收集和嚴謹的核實之後,正式向大家報告:三世多杰羌佛是人天景仰的古佛降世,是我們解脫的真正依怙,在這個妖魔橫行的末法時代,跟隨三世多杰羌佛學佛修行,是最好的。」

由此,我們可以看到一個讓人難過的現實:認為三世多杰羌佛是愣嚴魔者,依法律判定,當然是依佛法因果律自行運轉而定,謗佛毀法罪名成立,誹謗三世多杰羌佛,誹謗諸佛菩薩化身而來的聖者法王高僧,依因果律,將入無間地獄若干萬劫不得超生。這就是結局。

此文章鏈接:http://hzsmails.org/2017/06/%E9%A0%82%E7%A6%AE%E7%AC%AC%E4%B8%89%E4%B8%96%E5%A4%9A%E6%9D%B0%E7%BE%8C%E4%BD%9B_%E8%88%89%E8%B5%B7%E4%BD%A0%E6%99%BA%E6%85%A7%E7%9A%84%E9%87%91%E5%89%9B%E9%8C%98-%E7%AC%AC%E4%BA%8C%E9%8C%98/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www.huazangsi.org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huazangsi

發表於 《揭開真相》

《揭開真相》(十六)浴佛法會

《揭開真相》(十六)浴佛法會

 

《揭開真相》(十六)浴佛法會

 

大法王師父從開始作韻雕至今,算一算也有幾年了,難道長期觀看韻雕作品,就能成就嗎?當然韻雕作品確實神奇,好看得不得了,但這能讓我解脫輪迴嗎?再加上僧團中師姐妹之間的相處,依舊是矛盾重重,針鋒相對,雖然我已經知道大法王師父是真正的大聖者,但是我心裡的糾結仍然解不開,偶爾還會冒出不淨的心念,以及想離開的念頭。

 

一天,大法王師父告訴我們說,要親手做浴佛蓮池,因為最近即將有一場浴佛法會要舉行,而且是「勝義」的,不是「世俗」的。

 

以前在寺院中也參加過浴佛法會,不過並沒有如此大費周章, 連浴佛池都要從來沒有使用過的,所以必須自己製作,不僅如此, 還有浴天池以及天龍八部的塑像上色等,另外還有金剛法台、金剛基柱、地輪、天章、金剛種子字、唐卡等等的準備工作,非常的繁瑣,根本就不是一般外邊寺廟的「世俗」浴佛法會的概念。金剛基柱要打得很深,要非常堅固,大法王師父說:「法會雖然看到沒有風,但是修法的時候會有大風突然捲來,如果不堅固, 金剛基柱一定被風捲倒,整個帷壁都會隨金剛基柱而一起倒,那就修不成勝義浴佛法會了。」

 

做浴佛蓮池非常麻煩,要用最上好的木料來製作,還要打很多道油漆,有各種色彩,包括浴佛池中央的蓮花更難做。浴佛蓮池做好後,自重約七百磅,大法王師父說要少裝一點水試一試, 我們裝了三十多桶水進去,大法王師父讓我們把它抬起來,把水倒出來,這時大法王師父和我們一起抬,可是大家拒絕讓大法王師父來抬,因為大法王師父已經很辛苦了。大法王師父就站在我們對面,讓我們把水倒出來沖大法王的腳,結果七個比丘尼再加上兩位師兄,大家使盡全身的力氣,抬了五、六次,終於一邊被我們起動起來了,可是高度達不到,無法將水倒出。

 

我們就把腳挪進底部朝裡面伸,準備用手足並頂,有的已經把一邊放在大腿上了,就在這時,有的人沒有力氣了,不但浴佛池沉重地往下壓下來,我們的腳也越來越無法承受,這時根本用不上力,無法將腳抽出來,感到快要把腳壓斷了,劇痛難忍,但是在巨重的壓力下又無法拔出來,大家一片驚慌慘叫,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大法王站在對面大喊一聲,將靠近大法王那一邊的浴佛池用手一壓,這浴佛池竟然就被大法王師父輕輕壓起來了, 我們的腳很輕鬆地就和手一起用起了力,抬起來了,把水倒向大法王師父的腳,就這樣一次水被倒光了,大法王師父的那一邊根本就是最用不上力的位置,如此神力,聞所未聞,竟然用手一壓, 就把浴佛池壓起來了,從槓桿原理上來說,是完全用不上力的位置,在大法王師父為了救弟子的關鍵時刻,又再度暴露了祂不是凡人,哪裡是半桶水都拿不動哦 !如果不是大法王,我看有好幾個弟子的腳,今天都是殘廢了。這時我想起了師兄們曾告訴我, 有一次嘎堵仁波切師兄和款師兄、宣慧阿闍黎師姐等一批人到大熊湖去,當時室內有一個古木條形大餐桌,非常地重,四個人抬都離不了地,而大法王師父無意間抓住一邊,就整個把桌子抬起離開了地面,大家都說這真是不可思議,佛法無邊哦 !

 

當天晚上我根本無法入睡,腦殼中總是在想,大法王師父太深奧了,根本不是我們這些人從外表上能看出大法王師父的本質的。

 

可是儘管如此,大法王師父照常說祂只是給我們鼓了一下勁, 讓我們有信心,完全就是我們幾個抬起的,祂根本沒有力氣來撼動幫助抬起這浴佛池。大法王師父現在說這話對我們來說,一點用也沒有,我們根本不相信,因為我們清清楚楚,在大法王師父用手一壓的時候,我們的手突然就輕輕把浴佛池提起來了。

 

二○○四年五月二十六日(農曆四月初八),舉行了勝義浴佛法會,大法王師父開始起法,為了防止外道邪法侵入,因此就讓在場的四眾弟子、法王、尊者、活佛、法師、居士們,共同唸心經、金剛經、南無觀世音菩薩、嘛哈嘎拉、穢跡金剛、大悲咒或楞嚴咒,全部是用如來正法來唸誦。

 

這時壇城正前方一棵紫櫻花樹,立刻灑下紛紛花朵,遍灑壇城,天邊祥雲翻滾,樹空花朵從法會開始,為時三個小時,花朵都在降下來,至法會結束,花朵立刻停止,這個時候浴佛池中全部都是花朵,這讓我和與會大眾,大開眼界,法喜充滿。

 

與此同時,整個天空萬里晴空,豔陽高照,卻有一朵祥雲飄然壇城上空,雲朵的陰影遮罩著悉達多法王子的鑄像,像一把傘蓋,從法會開始到結束,一直為釋迦牟尼佛法王子像遮擋陽光。

 

大法王師父開始加持浴佛蓮池中的香湯水,大家倒入了九十桶水,每桶約重四十磅。大法王師父把白色法輪丟進了浴佛蓮池中開始神變,就在此時,眾人看到浴佛池中,出現了幾個金剛相, 彩色金盔金甲,紅綠黃多色變換的綢緞服裝,金剛們動作猛切, 變化無窮,威猛怖畏,這一聖境現前吹破了一切黑業,眾人驚歎不已,於此又是對大法王師父讚莫能窮,這個時候的大法王師父已不是我們日常生活中見到的大法王了,而是一位至高無上的天底下第一巨聖德,但大法王到底是誰轉世,我們認為不是文殊菩薩,也是觀世音菩薩吧 !

 

當眾人恭誦祈請文時,萬里無雲,照常烈日當空,就在這一刻,竟然滾雷在上空打響,一聲接一聲,地動天搖,雷轟風嘯, 突然自西方捲來一陣大風,大眾驚奇無比,無法言喻的祥瑞法喜, 頓時充滿整個壇場,世尊佛陀和諸天護法已聖臨壇城上空,聖境現前 !雷聲和風嘯約半分鐘又驟然而止。

 

大法王師父主持修法,莊嚴浴佛之後,此時眾人必須將浴佛蓮池內的法水請出來,轉到旁邊的浴天池,再由大法王祈請佛陀加持沐浴水來浴諸天,這是勝義浴佛法會必須的勝義境,否則就不名為「勝義」,而且更關係到法會是否真正的成了勝義浴佛法會。按照法義規定,是不允許把這水一桶一桶從浴佛池中打起來, 倒進浴天池的,而是要把浴佛池中的水抬起來,倒進浴天池中, 才屬於合法取水。

 

這個正方形的浴佛蓮池自重約七百磅,再加入九十桶浴佛香湯,已重達四千兩百六十磅,當時就上了十四個大男人合力去抬, 但絲毫也動不了,大家輪番上陣,紛紛用盡了吃奶之力,青筋暴跳依舊無功而返,浴佛蓮池絲毫未動,無法把浴佛池中的水取到浴天池中。這時法會沒有成功的象徵,這實在太糟糕,因為沒有取出法水來浴諸天,而這四千多磅重的浴佛池,把大家的力氣都加上去了,也無法解決。

 

正當大家束手無策的時候,宣儀的隆慧大師也很著急,便問眾人說:「你們誰能上來取水呢?」全場鴉雀無聲,大家都低頭不語,於是隆慧大師點名阿寇拉摩大仁波切說:「大仁波切啊 ! 您能上來取水嗎?」阿寇拉摩大仁波切請示了大法王師父,徵得大法王師父的允許後,便說:「感謝大法王師父同意我取水,但我還要選一個人協助。」於是便找了祿東贊法王。

 

現在只有兩個人上場,大家依然很緊張,究竟能不能成功抬動呢?只聽到他們兩人高聲唸誦「嗡啊吽 !」這浴佛池竟然隨著咒音被撼然抬起,兩個人就把浴佛池中的水「嘩 !嘩 !嘩 !」地倒進浴天池,眾人大驚駭然,激動無比,嘩然吼出「哇 !」「嘿 !」 「我的天啊 !」「Oh !My God !」讚聲驟然彼起,打破了剛才幽寂的空氣,個個喜容於面 !法會中完成了證量取水的關鍵儀式, 大家驚訝讚嘆,激動歡喜不已,如此超凡入聖的佛法,就在此刻展示了天下無敵的實況,眾人在如來正法現前下,不得不五體投地。大家看到他們兩位已經抬起來了,這時眾人一哄而上,所有的人共同用力,結果照常絲毫不動,抬不起來,大家不甘心,就把浴佛池中的水打起來倒了一半,大家合力再抬,照常抬不起來。

 

請得浴天淨水,大法王師父開始修法浴天,眾人齊誦浴天偈一遍,忽然一陣強風大起,帷帳搖擺,唐卡翻飛,帷帳的支架被大風吹得嘎吱作響,似乎快要承受不住、要斷掉了。

 

此時,大眾聽到一陣低沉巨大的龍吟,伴隨滾動的雷鳴,炸響在我們的壇城上空,天龍八部駕至浴佛壇城,天龍喜笑領受佛賜法浴,聖境祥瑞。

 

當法會結束,眾人從浴佛池中取出法水,又驚喜地發現,加上各種香料的淺咖啡色的香湯水,瞬間變成了清水,佛陀已將香湯水的功德收走,法會功德殊勝圓滿。

 

法會結束後,大法王師父允諾,要用法輪特別加持我及另外的師姐,我歡喜異常,之前想離開的念頭,早就拋到九霄雲外去了,我想起了先前產生的不淨心念,心中感到很是後悔難受,可是萬萬沒想到,這些不好的心念,這時已變成罪惡的種子,留下了一個令我遺憾的罪業禍根 !

 

隔天,大法王師父在屋外浴佛池前加持了其他師姐,而下一個就輪到我了,我站在屋內拿著哈達和供養,在門邊靜待,因為還不能太靠近壇城,一旦前面的師姐加持結束,我就立刻上前。

 

此時,在一旁有兩位不在這一次加持名單內的師姐,見我拿著哈達等著,於是便交頭接耳地不知在商量些什麼,過一會兒, 這兩位師姐突然衝出門外,直接攔在我的前方,把我給擋到了。結果,當大法王師父加持完,接著喊我時,我正被這兩位師姐擋在門內,馬上大法王離去,從另外一邊離開,我這頭在屋內,根本來不及追出去喊住大法王師父。

 

大法王師父 !大法王師父 !您不要走啊 !焦急的我只好從屋內繞到大法王進入的房間門口,然後守在門口,不敢離去,過了好一會兒,大法王師父才從屋裡出來。我一見到大法王師父,馬上跪地再三請求加持,大法王師父說:「來不及了,我的法輪已經不在了 !今後等有機會再說吧 !」當場我啞口無言,難過地說不出話來,我活該報應,我懺悔都沒得解了,我是罪業了,誰叫我亂動念頭,一點點苦我都承受不了,寧捨生命不捨法啊 !

 

起初,我心中對這兩位師姐感到頗為厭惡,為什麼要這樣子攔劫偷搶,但是後來想想她們也沒有錯,誰不想得到加持呢?一切都是我自己的因果啊 !佛法要靠真心換來的,來不得半點投機取巧,更何況我還比不上密勒日巴大師的苦行吧 !唉 !遺憾歸遺憾, 事已至此,我萬分失望懊悔,也已經錯失良機了,無可奈何啊 !

 

隔了一段時間以後,興許是佛菩薩知道我已經知罪了,一天下午傍晚時分,我正在整理新聞剪報,大法王師父突然喊我,當下我答應大法王師父,說了聲:「阿彌陀佛 !」奇怪的是,我平常回應都答:「是 !弟子在 !」怎麼今天「阿彌陀佛」會脫口而出?大法王師父說:「看來你被加持的因緣已經成熟了,跟我來吧 !」哇 !我無限地歡喜與感恩,大法王師父將我及小萍師姐領到浴佛池前,然後要我們站在原地不動,這時大法王師父叫來一位大聖德,讓他取水,這位大聖德一聽,立刻遵命,就將重達四千二百六十磅的浴佛池給提動,將池水灌在我們兩個身上,為我們作了大加持。

 

這大聖德是誰,他還是她?我們照常不清楚,因為大聖德戴了一個斗笠蓋面,無法辨認,當時錄了相,現在還保留有這一盤錄相帶,而且在美國舊金山華藏寺中還存立了這個浴佛蓮池, 正如隆慧大師說:「無論你是什麼人都不可能提動得了四千兩百六十磅的浴佛池水,兩個人合力也無法抬起浴佛池,把水倒在浴天池裡面,不信,我以國際佛教僧尼總會主席加華藏寺住持的名義,今天正式宣佈,我們願賠上這座寺廟,誰能兩個人把一池的浴佛池水倒在浴天池中,我們就把這座寺廟轉贈給他,因為他是大聖者,應該享受,拿來弘法利生。但我們相信,除了勝義浴佛法會上的人,根本沒有另外的人,因為這個世界上另外找不到兩人合力提得動四千兩百六十磅的人。」

 

實在是無限地感恩大法王師父及十方諸佛菩薩啊 !又給了犯罪弟子一次機會 !這時我才恍然大悟,我這個比丘尼實在是荒唐, 真的是愚骨棒,層次太低了 !竟然把師姐妹們互相之間的不團結,把相互之間的矛盾,把社會上那些人作的邪知邪見的評論,乃至把師兄弟之間的爭鬥,把他們以及我個人學佛修行不如法,不按照大法王師父的教化去實行,反而拿來打在大法王師父的身上, 這就完全等於說,把釋迦牟尼佛教化的那些頑皮的阿羅漢、不聽話的、不按佛陀教化規定修行的弟子們所犯的錯誤和罪過,打在釋迦佛陀的身上,還滿以為釋迦牟尼佛不是聖人的境界,這樣的我太邪門了,說難聽一點,無非就是一個下三爛的思維,無非就是一個穿著僧衣的黑業人。

 

由此我想到,還有更多的四眾佛教徒之其中大有人在,照常還把師兄姊妹之間互相的矛盾行為,拿來看待是大法王師父的不是,這種人就完全如同我一樣,真不堪一提,於此我深深認識了我們這一批白癡,除了懺悔,還會做什麼呢?說穿了,這就根本不是人 !

 

我所講的勝義浴佛法會一切都是事實,真真實實不虛,當時有很多人參加,比如若慧法師、龍舟仁波切、赤江多杰仁波切、吉美卓嘎仁波切、卻吉嘉措仁波切、諾拉堅贊仁波切等等。

 

當時也有非常多的媒體報導這一法會,現將一份報紙的原文刊印在此。

%ef%bc%88%e5%8d%81%e5%85%ad%ef%bc%89%e6%b5%b4%e4%bd%9b%e6%b3%95%e6%9c%83-1

 

http://goo.gl/kn7Ie3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www.huazangsi.org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huazangsi

 

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返老回春 #第三世多杰羌佛獲世界和平獎 #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 #第三世多杰羌佛佛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