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揭開真相》

《揭開真相》(十六)浴佛法會

《揭開真相》(十六)浴佛法會

 

《揭開真相》(十六)浴佛法會

 

大法王師父從開始作韻雕至今,算一算也有幾年了,難道長期觀看韻雕作品,就能成就嗎?當然韻雕作品確實神奇,好看得不得了,但這能讓我解脫輪迴嗎?再加上僧團中師姐妹之間的相處,依舊是矛盾重重,針鋒相對,雖然我已經知道大法王師父是真正的大聖者,但是我心裡的糾結仍然解不開,偶爾還會冒出不淨的心念,以及想離開的念頭。

 

一天,大法王師父告訴我們說,要親手做浴佛蓮池,因為最近即將有一場浴佛法會要舉行,而且是「勝義」的,不是「世俗」的。

 

以前在寺院中也參加過浴佛法會,不過並沒有如此大費周章, 連浴佛池都要從來沒有使用過的,所以必須自己製作,不僅如此, 還有浴天池以及天龍八部的塑像上色等,另外還有金剛法台、金剛基柱、地輪、天章、金剛種子字、唐卡等等的準備工作,非常的繁瑣,根本就不是一般外邊寺廟的「世俗」浴佛法會的概念。金剛基柱要打得很深,要非常堅固,大法王師父說:「法會雖然看到沒有風,但是修法的時候會有大風突然捲來,如果不堅固, 金剛基柱一定被風捲倒,整個帷壁都會隨金剛基柱而一起倒,那就修不成勝義浴佛法會了。」

 

做浴佛蓮池非常麻煩,要用最上好的木料來製作,還要打很多道油漆,有各種色彩,包括浴佛池中央的蓮花更難做。浴佛蓮池做好後,自重約七百磅,大法王師父說要少裝一點水試一試, 我們裝了三十多桶水進去,大法王師父讓我們把它抬起來,把水倒出來,這時大法王師父和我們一起抬,可是大家拒絕讓大法王師父來抬,因為大法王師父已經很辛苦了。大法王師父就站在我們對面,讓我們把水倒出來沖大法王的腳,結果七個比丘尼再加上兩位師兄,大家使盡全身的力氣,抬了五、六次,終於一邊被我們起動起來了,可是高度達不到,無法將水倒出。

 

我們就把腳挪進底部朝裡面伸,準備用手足並頂,有的已經把一邊放在大腿上了,就在這時,有的人沒有力氣了,不但浴佛池沉重地往下壓下來,我們的腳也越來越無法承受,這時根本用不上力,無法將腳抽出來,感到快要把腳壓斷了,劇痛難忍,但是在巨重的壓力下又無法拔出來,大家一片驚慌慘叫,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大法王站在對面大喊一聲,將靠近大法王那一邊的浴佛池用手一壓,這浴佛池竟然就被大法王師父輕輕壓起來了, 我們的腳很輕鬆地就和手一起用起了力,抬起來了,把水倒向大法王師父的腳,就這樣一次水被倒光了,大法王師父的那一邊根本就是最用不上力的位置,如此神力,聞所未聞,竟然用手一壓, 就把浴佛池壓起來了,從槓桿原理上來說,是完全用不上力的位置,在大法王師父為了救弟子的關鍵時刻,又再度暴露了祂不是凡人,哪裡是半桶水都拿不動哦 !如果不是大法王,我看有好幾個弟子的腳,今天都是殘廢了。這時我想起了師兄們曾告訴我, 有一次嘎堵仁波切師兄和款師兄、宣慧阿闍黎師姐等一批人到大熊湖去,當時室內有一個古木條形大餐桌,非常地重,四個人抬都離不了地,而大法王師父無意間抓住一邊,就整個把桌子抬起離開了地面,大家都說這真是不可思議,佛法無邊哦 !

 

當天晚上我根本無法入睡,腦殼中總是在想,大法王師父太深奧了,根本不是我們這些人從外表上能看出大法王師父的本質的。

 

可是儘管如此,大法王師父照常說祂只是給我們鼓了一下勁, 讓我們有信心,完全就是我們幾個抬起的,祂根本沒有力氣來撼動幫助抬起這浴佛池。大法王師父現在說這話對我們來說,一點用也沒有,我們根本不相信,因為我們清清楚楚,在大法王師父用手一壓的時候,我們的手突然就輕輕把浴佛池提起來了。

 

二○○四年五月二十六日(農曆四月初八),舉行了勝義浴佛法會,大法王師父開始起法,為了防止外道邪法侵入,因此就讓在場的四眾弟子、法王、尊者、活佛、法師、居士們,共同唸心經、金剛經、南無觀世音菩薩、嘛哈嘎拉、穢跡金剛、大悲咒或楞嚴咒,全部是用如來正法來唸誦。

 

這時壇城正前方一棵紫櫻花樹,立刻灑下紛紛花朵,遍灑壇城,天邊祥雲翻滾,樹空花朵從法會開始,為時三個小時,花朵都在降下來,至法會結束,花朵立刻停止,這個時候浴佛池中全部都是花朵,這讓我和與會大眾,大開眼界,法喜充滿。

 

與此同時,整個天空萬里晴空,豔陽高照,卻有一朵祥雲飄然壇城上空,雲朵的陰影遮罩著悉達多法王子的鑄像,像一把傘蓋,從法會開始到結束,一直為釋迦牟尼佛法王子像遮擋陽光。

 

大法王師父開始加持浴佛蓮池中的香湯水,大家倒入了九十桶水,每桶約重四十磅。大法王師父把白色法輪丟進了浴佛蓮池中開始神變,就在此時,眾人看到浴佛池中,出現了幾個金剛相, 彩色金盔金甲,紅綠黃多色變換的綢緞服裝,金剛們動作猛切, 變化無窮,威猛怖畏,這一聖境現前吹破了一切黑業,眾人驚歎不已,於此又是對大法王師父讚莫能窮,這個時候的大法王師父已不是我們日常生活中見到的大法王了,而是一位至高無上的天底下第一巨聖德,但大法王到底是誰轉世,我們認為不是文殊菩薩,也是觀世音菩薩吧 !

 

當眾人恭誦祈請文時,萬里無雲,照常烈日當空,就在這一刻,竟然滾雷在上空打響,一聲接一聲,地動天搖,雷轟風嘯, 突然自西方捲來一陣大風,大眾驚奇無比,無法言喻的祥瑞法喜, 頓時充滿整個壇場,世尊佛陀和諸天護法已聖臨壇城上空,聖境現前 !雷聲和風嘯約半分鐘又驟然而止。

 

大法王師父主持修法,莊嚴浴佛之後,此時眾人必須將浴佛蓮池內的法水請出來,轉到旁邊的浴天池,再由大法王祈請佛陀加持沐浴水來浴諸天,這是勝義浴佛法會必須的勝義境,否則就不名為「勝義」,而且更關係到法會是否真正的成了勝義浴佛法會。按照法義規定,是不允許把這水一桶一桶從浴佛池中打起來, 倒進浴天池的,而是要把浴佛池中的水抬起來,倒進浴天池中, 才屬於合法取水。

 

這個正方形的浴佛蓮池自重約七百磅,再加入九十桶浴佛香湯,已重達四千兩百六十磅,當時就上了十四個大男人合力去抬, 但絲毫也動不了,大家輪番上陣,紛紛用盡了吃奶之力,青筋暴跳依舊無功而返,浴佛蓮池絲毫未動,無法把浴佛池中的水取到浴天池中。這時法會沒有成功的象徵,這實在太糟糕,因為沒有取出法水來浴諸天,而這四千多磅重的浴佛池,把大家的力氣都加上去了,也無法解決。

 

正當大家束手無策的時候,宣儀的隆慧大師也很著急,便問眾人說:「你們誰能上來取水呢?」全場鴉雀無聲,大家都低頭不語,於是隆慧大師點名阿寇拉摩大仁波切說:「大仁波切啊 ! 您能上來取水嗎?」阿寇拉摩大仁波切請示了大法王師父,徵得大法王師父的允許後,便說:「感謝大法王師父同意我取水,但我還要選一個人協助。」於是便找了祿東贊法王。

 

現在只有兩個人上場,大家依然很緊張,究竟能不能成功抬動呢?只聽到他們兩人高聲唸誦「嗡啊吽 !」這浴佛池竟然隨著咒音被撼然抬起,兩個人就把浴佛池中的水「嘩 !嘩 !嘩 !」地倒進浴天池,眾人大驚駭然,激動無比,嘩然吼出「哇 !」「嘿 !」 「我的天啊 !」「Oh !My God !」讚聲驟然彼起,打破了剛才幽寂的空氣,個個喜容於面 !法會中完成了證量取水的關鍵儀式, 大家驚訝讚嘆,激動歡喜不已,如此超凡入聖的佛法,就在此刻展示了天下無敵的實況,眾人在如來正法現前下,不得不五體投地。大家看到他們兩位已經抬起來了,這時眾人一哄而上,所有的人共同用力,結果照常絲毫不動,抬不起來,大家不甘心,就把浴佛池中的水打起來倒了一半,大家合力再抬,照常抬不起來。

 

請得浴天淨水,大法王師父開始修法浴天,眾人齊誦浴天偈一遍,忽然一陣強風大起,帷帳搖擺,唐卡翻飛,帷帳的支架被大風吹得嘎吱作響,似乎快要承受不住、要斷掉了。

 

此時,大眾聽到一陣低沉巨大的龍吟,伴隨滾動的雷鳴,炸響在我們的壇城上空,天龍八部駕至浴佛壇城,天龍喜笑領受佛賜法浴,聖境祥瑞。

 

當法會結束,眾人從浴佛池中取出法水,又驚喜地發現,加上各種香料的淺咖啡色的香湯水,瞬間變成了清水,佛陀已將香湯水的功德收走,法會功德殊勝圓滿。

 

法會結束後,大法王師父允諾,要用法輪特別加持我及另外的師姐,我歡喜異常,之前想離開的念頭,早就拋到九霄雲外去了,我想起了先前產生的不淨心念,心中感到很是後悔難受,可是萬萬沒想到,這些不好的心念,這時已變成罪惡的種子,留下了一個令我遺憾的罪業禍根 !

 

隔天,大法王師父在屋外浴佛池前加持了其他師姐,而下一個就輪到我了,我站在屋內拿著哈達和供養,在門邊靜待,因為還不能太靠近壇城,一旦前面的師姐加持結束,我就立刻上前。

 

此時,在一旁有兩位不在這一次加持名單內的師姐,見我拿著哈達等著,於是便交頭接耳地不知在商量些什麼,過一會兒, 這兩位師姐突然衝出門外,直接攔在我的前方,把我給擋到了。結果,當大法王師父加持完,接著喊我時,我正被這兩位師姐擋在門內,馬上大法王離去,從另外一邊離開,我這頭在屋內,根本來不及追出去喊住大法王師父。

 

大法王師父 !大法王師父 !您不要走啊 !焦急的我只好從屋內繞到大法王進入的房間門口,然後守在門口,不敢離去,過了好一會兒,大法王師父才從屋裡出來。我一見到大法王師父,馬上跪地再三請求加持,大法王師父說:「來不及了,我的法輪已經不在了 !今後等有機會再說吧 !」當場我啞口無言,難過地說不出話來,我活該報應,我懺悔都沒得解了,我是罪業了,誰叫我亂動念頭,一點點苦我都承受不了,寧捨生命不捨法啊 !

 

起初,我心中對這兩位師姐感到頗為厭惡,為什麼要這樣子攔劫偷搶,但是後來想想她們也沒有錯,誰不想得到加持呢?一切都是我自己的因果啊 !佛法要靠真心換來的,來不得半點投機取巧,更何況我還比不上密勒日巴大師的苦行吧 !唉 !遺憾歸遺憾, 事已至此,我萬分失望懊悔,也已經錯失良機了,無可奈何啊 !

 

隔了一段時間以後,興許是佛菩薩知道我已經知罪了,一天下午傍晚時分,我正在整理新聞剪報,大法王師父突然喊我,當下我答應大法王師父,說了聲:「阿彌陀佛 !」奇怪的是,我平常回應都答:「是 !弟子在 !」怎麼今天「阿彌陀佛」會脫口而出?大法王師父說:「看來你被加持的因緣已經成熟了,跟我來吧 !」哇 !我無限地歡喜與感恩,大法王師父將我及小萍師姐領到浴佛池前,然後要我們站在原地不動,這時大法王師父叫來一位大聖德,讓他取水,這位大聖德一聽,立刻遵命,就將重達四千二百六十磅的浴佛池給提動,將池水灌在我們兩個身上,為我們作了大加持。

 

這大聖德是誰,他還是她?我們照常不清楚,因為大聖德戴了一個斗笠蓋面,無法辨認,當時錄了相,現在還保留有這一盤錄相帶,而且在美國舊金山華藏寺中還存立了這個浴佛蓮池, 正如隆慧大師說:「無論你是什麼人都不可能提動得了四千兩百六十磅的浴佛池水,兩個人合力也無法抬起浴佛池,把水倒在浴天池裡面,不信,我以國際佛教僧尼總會主席加華藏寺住持的名義,今天正式宣佈,我們願賠上這座寺廟,誰能兩個人把一池的浴佛池水倒在浴天池中,我們就把這座寺廟轉贈給他,因為他是大聖者,應該享受,拿來弘法利生。但我們相信,除了勝義浴佛法會上的人,根本沒有另外的人,因為這個世界上另外找不到兩人合力提得動四千兩百六十磅的人。」

 

實在是無限地感恩大法王師父及十方諸佛菩薩啊 !又給了犯罪弟子一次機會 !這時我才恍然大悟,我這個比丘尼實在是荒唐, 真的是愚骨棒,層次太低了 !竟然把師姐妹們互相之間的不團結,把相互之間的矛盾,把社會上那些人作的邪知邪見的評論,乃至把師兄弟之間的爭鬥,把他們以及我個人學佛修行不如法,不按照大法王師父的教化去實行,反而拿來打在大法王師父的身上, 這就完全等於說,把釋迦牟尼佛教化的那些頑皮的阿羅漢、不聽話的、不按佛陀教化規定修行的弟子們所犯的錯誤和罪過,打在釋迦佛陀的身上,還滿以為釋迦牟尼佛不是聖人的境界,這樣的我太邪門了,說難聽一點,無非就是一個下三爛的思維,無非就是一個穿著僧衣的黑業人。

 

由此我想到,還有更多的四眾佛教徒之其中大有人在,照常還把師兄姊妹之間互相的矛盾行為,拿來看待是大法王師父的不是,這種人就完全如同我一樣,真不堪一提,於此我深深認識了我們這一批白癡,除了懺悔,還會做什麼呢?說穿了,這就根本不是人 !

 

我所講的勝義浴佛法會一切都是事實,真真實實不虛,當時有很多人參加,比如若慧法師、龍舟仁波切、赤江多杰仁波切、吉美卓嘎仁波切、卻吉嘉措仁波切、諾拉堅贊仁波切等等。

 

當時也有非常多的媒體報導這一法會,現將一份報紙的原文刊印在此。

%ef%bc%88%e5%8d%81%e5%85%ad%ef%bc%89%e6%b5%b4%e4%bd%9b%e6%b3%95%e6%9c%83-1

 

http://goo.gl/kn7Ie3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www.huazangsi.org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huazangsi

 

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返老回春 #第三世多杰羌佛獲世界和平獎 #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 #第三世多杰羌佛佛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