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揭開真相》

《揭開真相》(十七)這是什麼甘露

《揭開真相》(十七)這是什麼甘露

 

《揭開真相》(十七)這是什麼甘露

 

我現在要把二○○○年到美國來參加法會的情況告訴大家, 這也是我在勝義浴佛法會結束後的第三天,這些原本洗劫一空, 忘得一乾二淨的情境才完美地在我腦海裡突然出現了,記得清清楚楚的。

 

參加法會的當天,我是第一次見到大法王的,頂完禮之後, 我冒昧地兩眼直盯著大法王看,大法王有著一雙非常大又深邃的大眼睛,似乎可以看穿你的內心世界,大法王的聲音有著濃濃地口音,說話的語氣堅定,十分振攝人心,大法王的面容非常威武、莊嚴,面額飽滿,嚴肅中帶著和瑞慈祥,完全不同於普通人的世俗相,莊嚴無比,舉手投足之間,流露出一股自信與雍容華貴的氣質。雖然很莊嚴,不同於一般人,但到底是什麼菩薩,我也說不清楚。當時的我看傻眼了,我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大法王的身上, 不想轉移,總想發現一些什麼。

 

這時一位法師跪起來對大法王說:「我們今天特地來拜見杜松淺巴大法王 !」另外一位說:「不 !是來禮拜總持大法王的 !」

 

這時大法王回答說:「你們大家不遠萬里,從太平洋那邊飛過來,辛苦了 !你們來見杜松淺巴法王呢?還是總持法王呢?如果你們是為了來見這兩位法王的其中一位,你們都會失望的,因為我不是你們心中想見的那兩位法王。就拿白教的杜松淺巴大寶法王來說,祂早都不在了,只能見到祂留下的書本、傳說的生平和教法,要見到杜松淺巴這位菩薩祂本人,那也是外表的現象, 而不是本質。馬爾巴大師難道真的是馬爾巴嗎?是一個名字而已, 祂的靈識或者說成三密,到底是哪一位菩薩在體是另外一回事, 宗喀巴大師絕不是外表的宗喀巴大師,而是文殊菩薩才是這位巨聖,也就是說,外表是宗喀巴,實質上是文殊菩薩的三密或體性, 簡單地說就是文殊菩薩本聖。對蓮花生大師各有所說,真實的蓮花生大師到底是誰,天才知道,也可以說巨聖們才知道。牽涉到聖者的轉世,往往是一代接一代,多少代多少世,其實早就不是上一位那個菩薩在體,也就是說,雖然認證為是本人,但是在真實義中,往往都不是原有的那位聖者在身了。外表的認證、形象、身份、傳承是第一世、第二世、第三世等等,而實質內涵動靜思維的靈知、證量、結構、三密,已經是另外的一位菩薩而藉於此體弘法。你們大家應該注意一個問題,我說的是經常發生在生活中的事實,比如第一世或第二世轉世的活佛很有本事,道力非凡, 神通廣大,到第三世卻沒有本事,毫無道力可言,乃至各方面都很差,這是經常見到的,問題的答案已經擺在面前了。我問你們, 現在大家思考一下,難道修行會一世比一世差嗎?這樣有退之因,怎麼能成為正等正覺呢?如果是佛菩薩轉世,難道會每轉一世就減退一大截功行嗎?所以根本就不是這個概念,這不是真理。比如第一世的杜松淺巴很有本事,確實證量非凡,而第二世到第六世都有不同的退步,而到了第七世和第八世又很了不起,這已經說明了問題,一句話:轉世名為杜松淺巴,實則本體非一聖。如果有人非要說就是哪一個轉世投胎,那我問你,祂為什麼會證量減退不如前者呢?佛菩薩的證量行持會退步嗎?大家要清楚佛菩薩們是大悲為本的,祂們三時之中都以菩提心利益眾生,祂們都會附藉在轉世活佛的身上,來充當這位帶傳承銜頭的活佛或法王, 這樣才便於弘法利生。當然,相反地,也有凡夫眾生投胎以後, 被認證為某位大活佛、大法王的轉世靈童,這就難怪人們會經常看到一些著名的轉世法王、活佛,在年齡很小的時候,佛法都還沒有開始弘揚,就死了,甚至自己都還沒有學通經教就死了,你們仔細思考,如果是真身的上一世的那一位轉世的大活佛,又怎麼會不精通經教、不渡眾生、不弘法務就提前死了呢?聖者是來走一遭不顧眾生開玩笑的嗎?沒有這回事吧 !所以我告訴你們, 杜松淺巴第一世早就不在了,而杜松淺巴的第一世到底是哪一位巨聖,你們知道嗎?每一世的杜松淺巴大寶法王到底是哪一位菩薩,或者是哪一位普通修行人投胎的,這只有大菩薩們和祂本人才知道。所以我今天說,由於認證書認證我曾接杜松淺巴法位, 你們就認為我是杜松淺巴或總持法王,無論怎樣都可以,其實那是外表的迷信,而實質上我是誰呢?我只能告訴你們,我是慚愧者,什麼也不是,但你們要相信,我講出的一切法都是真正的佛法,至於你們所見我的形象是虛幻的,如果要從外表判斷,沒有一個到底是誰的確切性,還是那句話,我是杜松淺巴還是總持法王,還是仰諤益西諾布法王,只有等妙覺菩薩和佛陀才知道該轉世者真實是誰,當然絕對有一個真實我,可是我現在無法告訴大家,說了也是白說,說了你們不會相信,就如說我是慚愧者,你們心裡不會相信的。因此在最高的法義裡,在認證活佛中最精確的是勝義認證法才能擇決,才確切。等一會兒,我相信大家會看到一個事實,我是杜松淺巴還是總持法王。」

 

大法王開示完了以後,就在我們面前突然變成了一位百歲蒼年的老法王,全身上下穿著等等,無有一處不變。老法王以金剛威力之聲問道:「你們說我是杜松淺巴還是總持法王?還是仰諤益西諾布呢?還是百歲老法王呢?記住 !都不是 !外表的形象並不是真正的我,我到底是誰?因緣不成熟,我只能告訴你們,我是慚愧者,今天的法會如果是圓滿成功的,你們認為我是慚愧者就行了,因為我什麼菩薩、阿羅漢都不是,只是為大家宣說如來正法的一員,我現在沒有確切的稱號,如果今天法會不成功,那就真的成了真正的凡夫本質了。」

 

說心裡話,當時我和其他在場的人已經震攝地無限敬佩了, 能當著我們變化,那還了得 !但是聽完了大法王的話,雲天霧裡, 似是而非,似懂非懂,可有一點,這中青年法王竟然當著我們, 突然變化顯現成了百歲老法王,後來又變了回來,而且還能喊動嘛哈嘎拉金剛,這已經說明是真正的、最高的佛菩薩證量了,奇怪的是,祂又說祂不是菩薩,搞得我一頭霧水,不知怎麼去想。

 

當天法會開始,大家不閉眼,注意觀看,是隆慧大師在我們面前清洗紫金銅、朱紅色的缽,蓋上缽蓋,大眾兩眼必須盯著空缽看。經過一段時間的修法,幾道紅光閃爍從空降下,直入缽內, 耀眼奪目,這時大法王說,:「阿彌陀佛已經來了 !甘露已經降在缽中 !你們去幾個人在外面看看,今天人太多了,不要全部都出去,去幾個人就行了,去看看天空中有沒有佛陀?」覺慧法師和另外的法師、居士到壇城外邊觀看天空,看到虛空中出現了阿彌陀佛踩著蓮花, 一步一步行走,現場大家振奮地無法控制,一片沸騰。

 

當宣佈打開衣缽時, 果然佛陀降下了甘露,這是什麼甘露?不言而喻,當然是阿彌陀佛降下的真精甘露,確實不是人間的物品能代替的,因為這甘露在跳動,是具有靈魂生命力的,而且異香撲鼻,降甘露的同時,缽中還降下了一百多顆五彩舍利。

 

大法王在法會上竟能瞬間變成一個毫不相干的老人,成了一位白髮的長鬚高僧長老,而且竟能請來阿彌陀佛在虛空中出現,如果不是真正的巨聖大菩薩,人為的力量怎麼做得到?這真了不得, 真是高人中的高人啊 !大巨聖啊 !是大聖菩薩毫無疑慮 !

 

可是就在我回到台灣後不久,竟然把當時法會的一切都忘掉了,腦海裡面的記憶皆洗劫一空,只記得老法王莊嚴的風采和嗓音,這真是神奇 !在參加二○○四年的勝義浴佛法會後的第三天,才又浮現出這場法會的情景,所以我才把它補寫在這裡。

%ef%bc%88%e5%8d%81%e4%b8%83%ef%bc%89%e9%80%99%e6%98%af%e4%bb%80%e9%ba%bc%e7%94%98%e9%9c%b2-1

%ef%bc%88%e5%8d%81%e4%b8%83%ef%bc%89%e9%80%99%e6%98%af%e4%bb%80%e9%ba%bc%e7%94%98%e9%9c%b2-2

goo.gl/Fe4eiX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www.huazangsi.org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huazangsi

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返老回春 #第三世多杰羌佛獲世界和平獎 #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 #第三世多杰羌佛佛法

 

發表於 拉珍文集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 第五錘 ——砸對認證的邪解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 第五錘 ——砸對認證的邪解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

(五)

拉珍

第五錘

——砸對認證的邪解

認證的問題說過好幾次了,假修行的人在說,真修行的人在說,魔宮來的人也在說,而且主要是他們在說。在這些紛紛擾擾的議論當中,我越來越清楚地看到一個問題,幾乎沒有人了解認證的本質,沒有人去深究為什麽認證這件事會存在於佛法隊伍中,因此幾乎沒有人了解佛菩薩的悲心。而要正確認識這個問題,則必須徹底轉變我們的認識立場。

 

很多修行人不能入佛知見,其原因在於不能徹底破除我見,處事接物總是下意識地從慣性的凡夫思維角度出發。凡夫我見是由業力引發,絕大多數都不是正見,所以思考判斷的結果往往錯漏百出,且容易為魔所利用。只有當我們對一切事物的觀察、思考和認識,真正轉入佛法的正知正見,尤其要轉入菩提心的角度,我們三業上的錯誤才能逐漸減少,同時開膚出智慧。

 

比如,如果你按照三世多杰羌佛傳的修行大法一步一步踏實修下來,依此教戒認真地自我觀照、省查、和修正,你就能漸漸明白佛菩薩是怎樣鑄造成的,佛菩薩的心是由哪些東西凝聚的。每當你自己的心多純淨一些,你對諸佛菩薩的理解就會更進一層,對大悲菩提這幾個字的認識就會更深透一點。只有當你自己生起了真實的菩提心,當你真正的學懂雙七支菩提心法並生起真實的觀照且付諸實施,將一切眾生視若我母,念其恩,報其恩,真實的慈愛慈悲,真實地平等對待一切眾生,願意承擔眾生的苦難,將眾生的解脫利益置于一切之上哪怕為此付出一切,並於此菩提善行無執無貪,當你真實的進入這種修持境界,你才恍然大悟「啊,要想成就為一個佛菩薩,就絕對要以這樣純淨的菩提心面對眾生才行!那麼一直以來,諸佛菩薩都是用無比純淨的大悲菩提在面對我們的啊!」到這種時候,你才能基本明白至高無上的法界尊師三世多杰羌佛的拳拳悲心。

 

有一個不是十分貼切的比方,如同孩子與父母,深愛孩子的父母,只要是對孩子身心健康有益的,父母會竭盡全力去做,去爭取,凡是對孩子身心健康不利的,父母會不顧一切去阻擋,總之,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孩子能健康成長。可是孩子不一定能理解,他從自己小小的個人喜好出發,總覺得父母處處為難自己,很麻煩,甚至到了叛逆期,還認為父母是在搞權威,爭面子,奪家庭地位等等,反正想盡辦法跟父母作對制造麻煩。而直到有一天孩子長大成人,有了自己的孩子,當他也站到為人父母的立場了,他才恍然明白很多問題:「哦,當年真是誤會父母了,原來他們的用心是如此的良苦!」

 

所以,當我們拋棄個人凡夫我見,站到成就所有諸佛菩薩的菩提心的角度來看待佛菩薩的施教,那個時候你才能理解諸佛菩薩的大悲用心。你會因此而淚流,而羞愧。

 

就拿認證來說。為什麼一個神通廣大、智慧無邊的佛菩薩來到這濁世救渡眾生還需要一份認證?就像你看見一堆螞蟻在水裡掙紮,你要去救他們,可他們說你要持有一份螞蟻認可的認證書才有資格施救,這麼荒唐的事情到底是為什麼,是什麼原因造成的?這的確是荒唐的,但相對於眾生來說這個荒唐又是必要的,為什麼?因為我們眾生的愚癡。

 

一, 因為凡夫不認識佛法的好處。諸佛菩薩來到這個五濁世界,是來救眾生出離苦難,去享受永久幸福的。可惜,眾生並不完全清楚這一點,他們以苦為樂,不能察見輪迴的痛苦,不知道自己的危險處境,像身處火宅的孩童,烈火將焚其身而不察,尚且嬉笑自得。他們不識佛法的珍貴,更不了解佛菩薩的無欲大悲,不僅不配合不感激佛菩薩的救渡,還常以凡夫我執我見,愚癡地揣度佛菩薩們是不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還是以蓮花生大師初入西藏為例,明明是帶著偉大的佛法救渡眾生來了,卻被人看成壞蛋,丟進臭水溝,因為大家不認可蓮花生大師,大家都不認得蓮花生大師掌持的是比摩尼寶珠更珍貴的佛法。於是,蓮師便去印度拜了兩個師傅,這兩個師傅實際上是蓮師的徒弟,他們是修蓮師傳的法最後成就的,但這兩個師傅的名聲很大,蓮師便舉起他們的認證推舉招牌進藏了,這下立刻受到隆重歡迎,蓮師的弘法事業由此順利展開。我想這大約是藏密認證的初始。那麼蓮師取得認證的目的是什麼?當然是為了弘揚佛法。弘揚佛法的目的是什麼?當然是為了救渡眾生。那麼我再反過來問一個問題,就蓮花生大師自己來說,稀罕那個認證嗎?你會說當然不稀罕,神通無邊智慧無邊的第二佛陀蓮花生大師,怎麼會稀罕茫茫宇宙中豆粒大小的地球上的一份認證書?那他是為了撈名撈利,為了標榜自己才去取得那份認證的嗎?你會說當然不是,慈悲無量福報無量的第二佛陀蓮花生大師,徹底無我無欲,怎麼會稀罕五濁惡世那一點微塵般的名利資糧?說得好。那他為什麼還要取得那份認證?當然是因為佛法,因為眾生愚癡不明,看不到蓮師手中珍貴的法寶!因此認證,便成為蓮師為救渡眾生所採取的一個輔助方法。一切都是因為眾生的愚迷,一切都是出於大悲菩提。

 

二,因為凡夫的愚癡,不能清醒分辨佛魔。無始劫來,妖魔就與佛菩薩們爭奪眾生,為了阻止眾生成就,無所不用其極,甚至穿上僧依,製造種種假象迷惑眾生遠離修行正道。本來有一個很容易的辦法可以分辨佛魔,那就是如來法義,而且這也是最可靠最根本的擇法依照。妖魔是不懂佛法的,他們一貫亂講法義背離經教,因為他們存在於世的目的就是破壞佛陀的教義,不讓眾生學到正確的佛法,所以不論是因為他們本身的黑業還是因為他們的工作性質,都不可能講出如來正法,因此,以三藏教義為標尺,很容易就讓妖魔現出原形。可惜眾生由於無始業力遮障,很難深入佛陀教義弄懂經藏真諦。遙想當年,梁武帝與達摩祖師一番對論,便知聖僧在前,而禪宗六祖慧能一句「不是風動,不是帆動,是心在動」,便被迎上法台,那時,大多數佛弟子都能深入經義正理。然而現在這個末世,僅憑眾生自身的能力,已很難舉正法幢辯清邪正了。那麼怎麼讓不明法義的眾生也能學到正法最終領悟法義呢?佛菩薩又作了輔助安排,通過認證,經由一代一代傳承下來的,證境證德崇高的佛菩薩轉世的,血統來源純正的高僧大德給予認證,這樣,凡夫眾生就可以放心跟著他們學習佛法而不用擔心拜錯師門誤入魔窟了。

 

所有一切,都是由凡夫的愚迷起因,依諸佛菩薩的菩提悲心權立。那麼,既然眾生不明白,放著他們不管不可以嗎?不可以,佛菩薩的悲心不允許,眾生對于諸佛菩薩來說是親人,就像看到自己的母親在痛苦中煎熬一樣,他們做不到不管。佛菩薩的悲心之所以稱為大悲,因為那不是凡夫世界的普通善意慈愛可以相提并論的,那是徹底無私無欲的純凈。可是很多人不懂這個,看不清自己的愚癡,自以為是的攪動漿糊般的思維,用狹隘的凡夫境界度量佛菩薩,還認為佛菩薩聖德們跟他們一樣,是因為某種個人貪欲而需要這種認證。這真是典型的以小心之卑劣度聖者之悲心。

 

就拿三世多杰羌佛的認證來說,如果是出于個人私利而取得認證,聰明的人會從中看出有兩個問題說不通。第一,正是我在《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第二篇中所談到的,假設是一個兩個人來認證附議,還有可能說是這一兩個人本身證量不高,被蒙騙了,可三世多杰羌佛是由幾十位法王聖德共同認證附議的,這些高僧大德可不是凡夫俗子,遍智法王阿秋喇嘛,幾十上百個他從未見過面的亡者的過去因緣都道得清清楚楚,家人鄰居無不稱是,難道他還不清楚誰是誰,會將一個貪心小人認成佛陀嗎?多智欽法王,公認的蓮花生大師的化身,大圓滿龍欽寧體精髓法的掌持人,從小就示現不凡神通,晉美彭措法王等等許多藏密教派的領袖都是多智欽法王的傳法弟子,難道他會認不得誰是貪欲小人?還有那麼多一心弘揚佛法,證量超凡大智大慧的聖德法王,他們都看不出誰是貪圖利益之輩?如果他們連辨識世俗貪欲小人的本領都沒有,怎麽可能成為各大教派的領袖?他們是佛法的傳遞者,他們是依佛法的原則在處理法務,尤其是認證這種事情,當然是依藏密嚴格的認證制度,施展相應證量而擇決。如果把他們的認證附議說成是成全貪欲小人的市儈行為,這是對他們,更是對佛法的侮辱。

 

第二個不通,如果僅僅是出于個人私利而取得認證,為什麽不收供養?如果按有些人的說法,千方百計獲取認證,就是為了以此賺取利益,那為什麽百萬千萬的金錢擺在面前不要?傻了?三世多杰羌佛不僅不收供養,還無償為別人創造財富,創造藝術享受,無償施醫捨藥,沒日沒夜地傳授佛法,還要勞心勞力把弟子們送到佛國去永享極樂……這可真是蝕本的買賣啊!哪個只圖利益的貪欲之徒會這麼做?

 

凡夫不識聖者心。如果說智慧無量,福報無量,神通無量的佛菩薩,稀罕這人世間的一紙認證文,還是做個不十分貼切的比方,那就好象說姚明為了爭奪某偏遠山村球隊隊長跟人打架,說本田宗一郎偷盜本田車,說康拉德·希爾頓在中國某縣城單位搶分住房,說比爾·蓋茨買盜版微軟來用一樣荒唐、無聊、可笑至極!

 

一切都是出于悲心,一切都是為了眾生的解脫利益。無限慈悲的佛菩薩取得一份認證書的用意,是為了告訴我們這些愚癡可憐的眾生:你們的輪迴處境太可憐了,放心到這裏來,這裡有真正的如來法寶,可以讓你們解脫輪迴的痛苦!佛菩薩用一紙認證書,是為了給我們指明解脫痛苦的道路啊!

 

即便我們是微塵凡夫,即便我們高度近又視高度短視,但起碼應該具有人類眾生最基本的善良吧,最起碼應該分得清善惡吧!不說別的,只說從三世多杰羌佛那裏能學到解脫輪迴的成就大法這一點,說句俗氣但很實在的話,人類世界移民也得收取基本的移民手續費吧,何況是徹底脫離輪迴恐怖,了生脫死,去佛國永處極樂,傾家蕩產供養都不能代表其功德的百萬分之一!從古至今,在西藏,哪個傳授密法的上師不收供養?瑪爾巴大師去印度向帝洛巴祖師求法,還一直擔心自己帶的金子不夠,求不到法;俄巴喇嘛向瑪爾巴祖師求法,所有的家畜全數奉上,只剩了一隻瘸腿羊在家,瑪爾巴大師還讓他回家去把瘸腿羊背來才傳法給他;密勒日巴祖師因為沒有錢,到街上為人誦經掙了一口銅鍋拿來供養瑪爾巴祖師,才求到了法。弟子供養傳法上師,天經地義,為你解決生死輪迴的苦厄,一點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錢財供養算什麽!但三世多杰羌佛連這一點也不要,不要任何供養,無私無欲,只願眾生幸福,寧願克扣自己,無私奉獻,獻勞動獻創造,獻百千萬金買不來的偉大佛法,唯一只要眾生成就解脫。可有些愚癡笨蛋,不但連份感激都沒有,還疑心重重,甚至群起而攻,整天拿著一紙認證文搞小人動作,搬出些驢頭不對馬嘴的東西搞是非,出爾反爾,裝腔作勢,這還配做人嗎?連條狗的善良都不如!

 

一個人伸出一根救命楊枝要拯救一群水中掙扎的螞蟻,可螞蟻推開楊枝,說要有認證書才能救牠們,好,即便荒唐極度,人也去做了,只要能達到拯救的目的就行。認證書拿來了,可螞蟻們不但不爬上那根伸向他們的救命楊枝,還對這個人咆哮,罵他騙子,為什麼?因為有某些螞蟻說那個人的認證書有什麼什麼破問題。這就是三世多杰羌佛的大悲普渡與凡夫愚癡卑劣的真實寫照。「寧可沉淪生死,也要將認證問題糾纏到底!」這是多麽惡毒的壯烈魔舉啊,典型的魔宮激進分子,典型的賓拉登自殺式攻擊,可憐的是,眾多無知迷茫者就這樣被他們連累了。

 

只有偉大的佛菩薩不計較這種惡毒,因為眾生的愚癡鄙劣正是佛菩薩要解決的問題,要拔除的惡根,因此佛菩薩們無怨無悔地承受著各種誹謗和攻擊,無論眾生有多麼愚迷顛倒依然不離不棄地救渡,想盡一切方法讓眾生學到佛法,即便換來的是眾生的誤解、詆毀、謾罵,還是要救渡他們!蓮師在臭水溝裡想到的依然是救渡,達摩祖師被人打掉牙齒想到的依然是救渡,六祖慧能在逃亡中想到的依然是救渡,歌利王的尖刀在世尊身上割切,世尊想的依然是救渡,太虛大師被朝廷通緝時想到的依然是救度,仁增嘉利多吉仁波且在牢獄之中想到的依然是救渡,面對來自四面八方的誤解侮辱和現實的打擊,偉大的三世多杰羌佛視若無睹,他老人家對謾罵者的說法是:「這些人是眾生,無知,請大家原諒他們吧!」依然是救渡,依然弘傳著一部又一部大法,依然將一個又一個的眾生渡往佛土!你們知道王程娥芬居士、候欲善居士林劉慧秀居士等弟子得到三世多杰羌佛傳法迅速成就,諸佛菩薩親往接引的時候是什麽時候嗎?你們知道三世多杰羌佛為高僧大德們修佛降甘露大法,佛陀當眾從虛空降下真精甘露的時候是什麽時候嗎?你們知道三世多杰羌佛為僧俗弟子公開傳授講解綠度母修持大法,眾多弟子修法得到成就,甚至修出驚人成就境界的時候是什麽時候嗎?你們知道三世多杰羌佛創造出震驚世界的韻雕,為人類創造出巨大藝術財富的時候是什麽時候嗎?你們知道三世多杰羌佛傳給庫頓尊哲雍仲仁波且金剛禪修法,仁波且修此法入定二十二天水米不沾的時候是什麽時候嗎?你們知道三世多杰羌佛召開勝義浴佛大法會,壇場出現七支聖境的時候是什麽時候嗎?你們知道三世多杰羌佛著出《正達摩祖師傳》《佛法精髓》,傳修行大法,傳明心見性精髓大法,傳現量大圓滿精髓大法,傳無量甚深佛法,渡無數愚癡眾生入於佛法正見的時候,是什麽時候嗎?正是深圳公安卷起漫天烏雲一輪接一輪瘋狂打擊迫害的時候!

 

這就是佛陀的大悲菩提心!這就是佛陀!

 

我可憐的微塵般的人類同伴,你們要到何時才能拋棄凡夫的算計機巧,跳出自己促狹私欲的塵埃心識界,要到何時才能入佛知見,要到何時才能生起菩提真心來看待一切,要到何時才能了解諸佛菩薩的菩提用心呢?

 

有時候,我真的難過自己的無能,不知道要怎樣才能讓愚癡可憐的眾生清楚地看到,《多杰羌佛第三世——正法寶典》是由三世多杰羌佛無邊無量的菩提悲心凝聚而成的一個路標,順著這個路標前進,惟一獲得的,只有眾生自己的解脫利益!我真想舉著大錘衝到有些人面前砸爛他們所有的愚癡黑障,讓他們清醒地看見自己是怎樣愚蠢地成了波旬魔王的幫兇,真想把他們拖到三世多杰羌佛的法義光明之中,我想大聲呼喊:這真的是三世多杰羌佛和十方諸佛菩薩專程給你們送來的法寶啊,只是、唯一是,為了讓你們自己——得到無邊的利益!

 

不絕的餘音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系列暫時寫到這裏。
前幾天,在網上看到有一個反對三世多杰羌佛的人發表的言論,其中說道他那一天見到了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結果這位弟子講不出什麽佛法的道理來讓他信服,等等,然後接著反對言論一大堆。這件事讓我很痛心。雖說這人說的話不可全信,因為他本身已是黑業纏身,而且我非常相信羌佛老人家的那位弟子是盡心竭力地在為顯揚正法而努力。但是,這件事卻讓我意識到一個嚴峻的現實,我們很多真正想要學佛修行的人,佛學知識欠缺,智慧不能開膚,雖然學佛修行多年,法音聽了不少,佛書也在勤懇的讀,可是這些道理常常是耳邊風,過眼雲,未曾深入八識心田並融匯貫通,並未成為自己真正的受用,因此在立敵對論之時,拿不出堅定有力的佛法正見幢破敵邪見,真正達到顯揚聖教的目的。這是我們應該萬分慚愧,深刻反省的問題。大乘行者學佛修行的目的,是為了自覺覺他,然而,面臨需覺他之時,面臨邪知邪見侵蝕眾生慧命的關頭,卻因為自身學法不深不精而舉不起智慧的金剛錘,不能破邪顯正,不能救度眾生於愚迷,難道我們不應該為此而萬分羞愧嗎?

智慧到哪裏求得?到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中、經著中,到釋迦世尊的和十方諸佛菩薩的正宗經藏論著中,到真實的菩提心修持中求得。
讓我們加倍努力。
各位真修行者,直至成佛,智慧的金剛錘永遠都不可以放下……

此文章鏈接:http://hzsmails.org/2017/06/%E9%A0%82%E7%A6%AE-%E7%AC%AC%E4%B8%89%E4%B8%96%E5%A4%9A%E6%9D%B0%E7%BE%8C%E4%BD%9B-%E8%88%89%E8%B5%B7%E4%BD%A0%E6%99%BA%E6%85%A7%E7%9A%84%E9%87%91%E5%89%9B%E9%8C%98-%E7%AC%AC%E4%BA%94%E9%8C%98/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www.huazangsi.org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huazangs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