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拉珍文集

撕開他的畫皮

撕開他的畫皮

 

撕開他的畫皮

拉珍

在撕開畫皮之前,我想提醒諸位行人思維一件事,‘藍臺印證’只是佛法智慧五明中工巧明的一個小部分,幾年過去了,沒有一個誹謗者能做下來,乃至根本不敢去印證。他們為了誹謗第三世多杰羌佛用盡了一切卑鄙手段,卻就是拿不出佛法智慧取得‘藍臺’的成就,這是為什麼?因為他們是披著畫皮面具的妖魔,妖魔當然生不出佛法智慧來。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六——砸破寄居者的殼》刊出後,我發現有些行人對寄居者的概念依然重點不明,故今作一個提要補充,以助大家更準確的理解。今不說寄居,改喻畫皮,雖實質相同,但‘畫皮’更能直接體現其妖孽特性。

佛教界畫皮妖孽的存在及其對眾生慧命的危害,都是不爭的事實,毋庸贅言。對他們的鑒別,應從以下三個方面入手:

第一,道德品質。看這個所謂的大德,是否大悲從善,是否時刻為眾生的福德慧命著想,有沒有貪欲行為,有沒有罔顧佛法教戒,有沒有自吹是大聖仁波切等。如有所謂大德在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認證祝賀問題上露出的馬腳,就讓人清晰看見其畫皮禽獸的實質。此人在寫給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文書中,言辭鑿鑿說他經過修法,觀照到雲高益西諾布是多杰羌佛真身化現,未久卻又反悔了這個說法,他的反悔不得不讓人思考:他‘修法觀照到’這件事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如果是假的,他沒有觀照到,那他為什麼要行文說他觀照到了?是在愚弄誰?愚弄眾生還是愚弄佛法?是要騙取什麼?騙取眾生的崇敬,還是騙取名利?這種兒戲佛法,欺詐眾生之徒怎麼可能是大德,地道踐踏眾生成就前途的畫皮妖孽!若他真的曾經觀照到,後來因為某種世俗關系的考量權衡而否定了所行之文,那更是將凡夫利益擺到佛法之上的破戒行為,同樣是謊話連篇,同樣是魚肉眾生慧命的禽獸!但有的人總被他一派宗師教主的身份嚇唬住,卻忘了釋迦佛陀四依義之‘依法不依人’的教戒,這種德行敗壞之假聖者,黑白不分到連個道德稍好的凡夫都不如,他的行為難道是契合三藏的?當然不是。既然不相應於經教,那佛弟子為什麼還尊奉他為大德聖者?為什麼就不能‘依法’看穿那宗師教主的身份,完整就是他遮掩妖孽醜陋而塗抹的畫皮?

第二,從法義。要看這個所謂的大德,他的法義是不是符合三藏密典的義理。要從他所講的內容去鑒別,而不能因為他手裏拿著正宗佛經或祖師法教在宣講就不加分別的認為他正確。經卷的正確不能代表宣講人的講義是否正確,只是誦經當然無妨,一當有宣講人自己的開示,則必須依聖教量鑒別。須知畫皮禽獸也會舉起正統佛經和祖師法教,但他們會把魔邪之見混雜在其中,尤其是他們的釋經和開示,摻和了大量的邪知邪見,行人往往不知不覺就把這些妖魔毒液吸收進去了。如那個名聲響亮的大法王,講著講著經論就說:‘釋迦牟尼佛講了很多經,但有些話我們還是可以不聽的’,比如有人說要改革佛陀的教戒,滿口雙身法之類,都是公然與佛陀作對的妖邪之說,行人只要聽到這類言辭,不管他有怎樣的身份光環,不管他手裏拿著哪部佛經,哪怕有幾百萬人在你身邊唱他的頌歌,你都應清醒,那正是他披著身份地位的漂亮畫皮,以佛菩薩經論為遮掩所噴出的毒液,應立刻遠離,此乃妖魔無疑。

第三,這是非常重要的,這一條是所有畫皮禽獸最大的緻命傷,就是從實質見本源,要看這個所謂的大德,他到底是擁有聖證量的成就者,還是一個只會講空洞理論,甚至是連空洞理論都錯謬連篇的凡夫。有一點我們絕對要理清,成就聖者決不可能跟凡夫一樣,否則就是凡夫,還叫什麼聖者?聖者必定擁有超越凡夫見聞覺知的證量,而且聖者阿闍黎必須要展顯法義規定的道量,如金剛丸三步金剛力的三種級別等位,若大聖菩薩轉世者,只是金剛力還不夠,須當眾展隔石建壇道量,否則怎麼證明你是聖者,怎麼讓眾生了解自己的依止沒有錯?怎麼證明你有很大的能力可以將輪迴眾生引向解脫成就的另一境界中?有的寄居畫皮妖孽總愛說一句話:‘我們不講究神通’,你憑什麼不講究?三藏經典滿載釋迦世尊及弟子們的神通事蹟,你不講究你就是不合經教與三藏對立,反對釋迦佛陀,你不講究你就是騙子,你就是淩駕於佛陀世尊之上!《妙法蓮花經》記載釋迦世尊現‘化成世界’給行人看;《三摩竭經》中記錄釋迦佛陀率眾菩薩羅漢弟子從虛空中神足飛行,佛放大光明天地大震動,菩薩羅漢各自變化飛至難國給大眾看;第三世多杰羌佛請佛陀從虛空降下真精甘露,當場大地六級震動,卻不傷眾生,不壞房舍,祥瑞加持給行人看;大阿闍黎依正規皈依法度,使金剛丸穿牆入壁、化虹而飛,有極樂世界尾長於身三倍的迦陵頻伽鳥,絢麗五彩羽毛,唱極樂淨妙悅音,飛至壇城與人同壇皈依給行人看……這才能說明你是聖,才能讓眾生安心依止,這是對眾生的悲心,是一個大聖者所必具,連這點悲心都沒有,只憑一個稱呼一個身份地位的外殼,就強行讓眾生尊奉為聖,如此蠻橫霸道還能叫聖者?有些法王仁波切在自己的文論中記載著曾經把手印或腳印留在石頭上之類,這些都沒有現場觀看印證虛假不實,無法以此作為成就證量的憑據,但從中就暴露出一個問題:這些人,你讓他現場展顯證量,他就說不講究神通,可為什麼他又在書中大肆渲染石留手腳印這種事呢?不是自己打自己耳光?所以,千萬不要聽信什麼佛法不講神通道量這類瞎話,純粹是畫皮禽獸用來遮羞的瞎扯談!

這些禽獸沒有真實佛法道量,但很會擺架勢,尤其是在法臺上,法袍一披,長號一響法鼓一擂,左右排立,架勢就拉開了,然後搖鈴打鼓,左鈴右杵,翻腕旋手,念誦儀軌,搖頭晃腦,提壺灌頂,呵喲,像模像樣,佛弟子們見狀五體投地恭敬禮拜,以為真的是了不起的聖者再來。但大家有沒有想過一個問題,反問一下我們的心,我們到底是憑了什麼覺得法臺上那人所施行的就是真正的佛法?到底是憑了什麼覺得法臺上那人就是佛菩薩再來的聖者?是憑他比手劃腳,還是憑他搖鈴打鼓?是憑他會念誦儀軌咒語,還是憑他那一身法袍高高在上?如果只憑這些外在形式就說他執持的是佛法,那完全不必是他,好萊塢的演員就可以完成他全部的工作,比他更強,這演員是不是也能被稱為聖者佛菩薩大法王?

我老早就說過,佛法存在於世衹有一個目的:將眾生從輪迴中解救出去,‘如果一種法義,已經不能實際地帶給眾生解脫成就的效用,而僅僅停留在一種傳統或形式上,不管有多少人推崇,它也只是脫離佛陀教法的戲論。’不管多麼有威嚴的形式,那畢竟是形式,儘管那是法義規定的形式,但不是法義的目的。形式必須與內容相得益彰,有實際內容的形式才不空洞,才不會流於虛假表皮。因而我們必須要關注的一個實質內容,是這些儀軌形式所帶給眾生的解脫實效在哪裏?儀軌形式之下有真實的佛法力量顯現出來給眾人觀看以得三密加持,能為眾生帶來解脫的效用,這才是正宗佛法的圓滿次第。同樣,是不是佛菩薩再來的聖者,也必須要從他所展顯的證量去鑒定,而不能停留在外表的架勢威儀。例如隔石建曼陀羅,這種聖境道量拿出來,即便身顯乞丐,也沒有人相信他是凡夫。拿不出實實在在的聖者證量,再裝模作樣的架勢,再強大的背景支撐,也同樣是佛教戲劇。

以德品、法義、證量這三條來鑒其實質本源,是否畫皮禽獸,才一覽無遺。

比如你可以試一下,催促那些破壞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弘揚的家夥去‘藍臺印證’,你告訴他,有人說你是畫皮禽獸、寄居惡徒,說你什麼佛法都不懂,什麼證量都沒有,除非你去把藍臺印證拿下來。你看看他會是什麼態度?他或許暴跳如雷,或許故作鎮定,或許不以為然,他會告訴你許許多多冠冕堂皇的理由,但最終結論就是一個:不去藍臺。不是不去,是不敢。你請他為利眾生而出山一次,為證明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假的,為讓眾生看看你真正大法王、仁波切、尊者、大法師的佛門智慧,為表明你是真聖者再來而出山表現一把,但無論你怎麼激將怎麼懇求說服,你就是逼死他,他也不會去,原因很簡單:他是凡人,拿不下藍臺成就,只好裝出或大怒、或慈悲、或忍辱等相狀跟你繞圈。這些人平日裏任何大小供養伸手就拿來者不拒,平常隨時以佛菩薩聖者自居,這還沒讓他展顯隔石建壇那種高深證量,只讓他用佛菩薩本有的智慧證量去藍臺完成兩個小雕塑,就能收入兩千萬美元,不犯戒又不犯法,他卻不敢去了,若真有這個本事為啥不去?為啥不拿?如果真的是佛菩薩大聖者,拿下藍臺,就如同讓陸永舉起一百公斤杠鈴那麼容易,因為他是奧運會舉重冠軍,那是他本身早已具備的力量,絲毫不必犯難。那麼請問,如果有人說陸永沒有力氣是不會舉重的假貨,正常情況下,什麼原因會使他找一大堆別的理由來辯駁,卻死活不肯當眾舉起那一百公斤的杠鈴呢?除非他真的沒力氣根本舉不動,他當初舉的是假杠鈴,他是假陸永。所以,那個說一千道一萬就是不肯去藍臺的人,行人應該心知肚明,他之所以不去藍臺,不是他說的那些理由,而是真的沒有這個本事,那兩千萬美金他做夢都想得到,但他不能去,不敢去,他清楚自己是毫無智慧的假聖者,去了就原形畢露,就等於昭告天下他是冒用佛菩薩聖者之名的騙子、假貨,若死活不去尚能騙得一時,去了一時都不能再騙。

其實,這世上有很多大德高僧也許拿不下藍臺,也許同樣拿不出如第三世多杰佛那三十大類的成就,但他們大多謙虛、謹慎,他們對這樣偉大的智慧證量,隨喜、讚歎,這是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智成就,是佛教徒的榮耀,他們為眾生高興,因為他們不是披著畫皮的騙子,不是愚弄眾生的禽獸,他們是如法修行的行人、賢聖僧。

再比如我們拿德品、法義、證量這三條去鑒別有一種人,有一種身份地位非常高的某著名大派的喇嘛大法王,他因為自己的面子問題,想方設法破毀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如來正法,我很想直呼其名,但忍下了,為了給他留下最後一個自我糾正的空間。我手裏握著他的開示文論,我用朱筆圈點其背離三藏密典法義的錯誤,整本書已被圈得狼藉斑斑。幾次憤然擲筆,痛心疾首於其胡說八道違背釋迦佛陀教法對眾生慧命的殘害,卻又因眾生慧命不得不繼續批改。這種人的德品、法義、證量,不論哪一項,不要說是著名大法王,連一個普通的佛教徒都算不上,他可以因為個人面子、個人利益喊打喊殺,曾經公然說可以不聽佛陀的經教,曾經亂解密法以佛法之名縱容邪淫,現在又動用他手中的機構,千方百計卑鄙誹謗第三世多杰羌佛,施壓打擊那些讚歎第三世多杰羌佛的高僧大德,破壞阻撓佛陀正法利益大眾,甚至瘋狂咆哮將《多杰羌佛第三世》寶書扔進垃圾桶!佛弟子們,你們知道嗎?當他發出這樣的叫囂時,他已經不是法王,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闡提惡人了!翻開《多杰羌佛第三世》,開篇的傳承皈依圖上有多少佛陀菩薩聖者祖師像?中間部分還有阿彌陀佛像、觀世音菩薩像、綠度母壇城圖等等,文字中又有多少佛陀菩薩的名號?打開寶書即見法界頂聖多杰羌佛、燃燈古佛、釋迦牟尼佛聖像,書中還有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佛經!《四分律戒》中清楚規定不得將佛像、經卷置於污穢之處,《大唐西域記》說‘毀佛像則歷劫招殃’,一個聞名全球的大喇嘛大法王,竟膽敢公開侮辱諸佛尊像、菩薩聖號,那是絕對的畫皮妖孽披上了法王袍!是邪惡嗔毒遍佈身心,故意為惡,不信因果,不懼闡提惡業的毒魔禽獸!我時常覺得這禽獸悲哀,我在一旁看著他張牙舞爪,他自以為用他那點妖孽手段可以愚弄大眾,他以為佛法界的江山盡可由他圈點,卻全然不見自己的蠢鈍,以為所有的佛教徒都跟他一樣愚癡,以為自己掩蓋得天衣無縫,以為沒有人看穿他精心描畫的大德法王皮下那禽獸的醜態。可惜,無論何種寄居妖魔,在純正的如來正法面前統統無法遮掩,在我看來,第三世多杰羌佛若不是大悲拳拳,若不是顧慮著此妖門下可憐求學的佛弟子,只須毫釐佛智慧力,他狡黠經營的絢麗畫皮,便會彈指間化為灰燼,只留一團污穢妖臭受千萬劫的輪迴唾棄!

佛弟子們,密宗十四根本戒是怎麼規定的?你們還要追從這種毀踏佛像經卷、謗佛毀法的闡提毒魔走向墮落嗎?你們的障礙也許是因為十四根本戒首戒,而不敢疑師、謗師,但你們應該明白,根本戒中所指的師是聖德之師,而非背離三藏,毫無證量又德行敗壞的邪惡禽獸。試想,如果波旬魔王化現成一個高僧大德披上法王袍,你們也要誓死效忠,不離不棄跟他一起入魔嗎?你們要時刻記住自己是佛陀的弟子,而不是任何人的私產,你們不是不分青紅皂白的黑社會幫派恐怖分子,你們要學習的對象是佛陀,要學的法是佛陀的法。為師者的行為符合佛陀法義標準,他宣講的一切符合三藏教戒,真心利益眾生解脫,哪怕他就是拿不出很高的證量,你們都應該追隨不變,但倘若他的行為法義都已經背離佛法的軌道成了外道或妖魔,你們為什麼還要追隨?那還是在‘學佛’嗎?一世人生,難得而短暫,稍不留意,被邪師妖魔迷蒙了擇法眼,自以為修了一輩子行,結果卻一輩子助紂為虐,自以為依奉了一位大菩薩,結果是伺候了一個披著漂亮畫皮的妖孽禽獸,不見任何功德,反取重重黑業,最終的家是三惡道,多可憐,多可惜!

禽獸佔據了度生位置,離經背教,私欲縱橫,但卻因為他身份地位的美豔畫皮迷惑著百萬千萬眾生,不能再如此下去了!設立‘藍臺印證’的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義雲高大師國際文化基金會、普覺會、聖格講堂等單位,拉珍近來和一些德境弘深的喇嘛一起,依據三藏法義,將當今許多所謂著名高僧大德法王的開示著述遍閱,當中離經背教之處多得無法想像。再加上他們中一些人德行敗壞,謗佛毀法,荼毒眾生慧命,由此,我們產生了一個想法,你們為什麼不直接公開點名邀請那些誹謗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畫皮者前來藍臺印證呢?這是撕開他的畫皮,讓眾生清醒擇法的最好途徑,最佳機會。你們若能公開邀請,我們亦當協助此正法之舉,你們邀請來藍臺印證的任何所謂大德高僧法王,拿不出藍臺成就而繼續誹謗第三世多杰羌佛,攻擊如來正法,我們將在網上、報紙上如實公佈其背離法教的錯謬。如若他拿不出藍臺成就但知悔改,不再謗佛毀法,那就給他留下體面資糧好自修行,由他自己糾正那些法義錯誤。這是我和喇嘛們非常誠懇的建議,請你們斟酌。

邀請來藍臺印證,讓他見真鋼,讓他現實拿出佛法智慧證量,這麼輕而易舉就可以鑒出妖孽真相,讓佛教界寄居惡徒、畫皮禽獸徹底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照妖鏡,我們為什麼不用?

此文章鏈接:http://hzsmails.org/2017/06/%E7%AC%AC%E4%B8%89%E4%B8%96%E5%A4%9A%E6%9D%B0%E7%BE%8C%E4%BD%9B-%E6%92%95%E9%96%8B%E4%BB%96%E7%9A%84%E7%95%AB%E7%9A%AE/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www.huazangsi.org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huazangsi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