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心得分享

愛在當下,盡孝在當下,學佛也在當下

愛在當下,盡孝在當下,學佛也在當下

愛在當下,盡孝在當下,學佛也在當下
生死事大,無常迅速。死亡誰也改變不了,任憑我們如何哀痛悲切、號啕大哭,也拖不住無常的匆匆腳步。
每每在路上看到那些頭髮花白、佝僂著身子,蹬三輪車的老人,我不由想起我的父親。他走時享年79歲,離開我將近四年了。
父親是個忠厚老實,不善言語,吃苦耐勞的人。他種了一輩子田,勞累了一生。他極其勤儉節約,很少穿新衣服,除非過年或走親戚時家人硬給他換上。前幾年,因拆遷他住到鎮上了,這下總該亨亨清福了吧。可他還是不肯閒著,依然趕到老宅地去開墾,說是鍛鍊身體活絡經脈。我邀請他來恭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和我一起學佛修行。他總說,我忙得很,田地有好多活要做,哪有時間天天坐在佛堂;我只要不做壞事、惡事,不說壞話就好了。就這樣父親一次次與佛法擦肩而過。
記得十月初三那天,我家共修。我又邀請父親來聞法,這一次很讓我驚訝,他乖乖的來了,安靜地坐到共修結束。
我問他,聽懂法音了嗎?他說,聽不大懂。我鼓勵他要常來聽,佛菩薩會加持他,不知不覺就能聽懂了,百千萬劫才有福報聞聽佛陀說法,千萬不要錯過!父親聽了,點了點頭。我趁熱打鐵又連續放了3盤佛降甘露的法帶給他看。真稀奇,父親一直認真看完,天大黑才回。我暗自竊喜,父親的法緣成熟了。沒料到,這是父親一生僅有的一次聞法,也是我與父親的最後一次相處。
過了一個星期,到十月初十,我和我家師兄在外地收款,突然接到我姐的電話說父親走了。這個消息猶如晴天霹靂,打得我措手不及。我壓根兒沒想到父親會突然撒手而去,因為他身體一直很好,除了血壓有點偏高,其他指標一切正常。他那天坐在陽台上挑選豆種,可能坐久了,想站起來,卻一頭栽倒在地上再也起不來了。
接到噩耗後,我不管不顧瘋狂地哭了一場,然後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父母恩重如山,為我和姐姐耗盡了心血,好不容易在生命的盡頭與佛菩薩結了緣。作為子女,我要如理如法,幫他助念,送他最後一程。
我馬上打電話吩咐家人不要搬動父親的遺體,不准哭。然後再請就近的師姐趕來助念,我則連忙往家趕,中途還祈求孺尊師父超度我父親。我下半夜趕到家,強忍淚水,趕緊播放佛陀(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親唱之《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此時,父親直挺挺躺在客廳,他忙碌的豆子和花生還翻落在地,一輩子最放不下的兩個寶貝女兒也管不了,一生操勞的沃田也沒法種了,櫃里成疊的新衣也穿不著了,一直念叨著的外孫女喜酒也喝不到了,裡三層外三層包著的錢也帶不走了。死的那一刻,這一切都跟他沒有關係了,就像是一場美夢,結束了……
我們在世的人,只能盡最大的心為父親做佛事,祈求佛菩薩加持他往生善道。助念期間,師兄姐們從早到晚恭誦佛號,修前行儀軌,恭誦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解脫大手印》,持續不斷。父親的臉原本瘦弱、皺紋密布,而後一天天在變化,變得白淨、飽滿、光亮、慈祥,一點也不像原來的乾瘦模樣(父親生前非常清瘦,才90多斤,顴骨凸起),親戚們看了都嘖嘖稱奇。父親留給我的一份錢,我全部為他放生、做佛事。在他往生的四十九天裡,我一直茹素,誦經持咒修法,恭聞法音或恭讀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解脫大手印》《了義經》等,然後把功德回向給他,以報答養育之恩。
我總以為,父親身體棒棒的,還能活好多年,等我有空了再來陪伴。我總想著再過兩年手頭寬裕了,帶父母四處看看……我總認為有機會盡孝,可無常來時,一切都不能如願了,我所繪制的孝順藍圖都成了空想。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在。父母的世界很小,滿滿的只有子女;子女的世界很大,常常忽視他們。父母為我們辛苦勞累一生,無明造下了諸多惡業定要償還,我們難道眼睜睜看著他們去地獄受各種苦報嗎?不!我們要竭盡全力引導父母入佛門,明信因果,學佛修行!今日不知明日事,愛在當下,盡孝在當下,學佛也在當下。
奉勸天下所有親人們,有緣得遇佛教正法,千萬莫錯過,否則悔之晚矣,恐無解脫之期。無常來時,你所執著的一切,子女、財產、權勢、地位……一樣都帶不走,等待你的將是因果的審判。從現在開始,發心懺悔,依教奉行吧,趁還來得及!
文/葵心
轉載自:今日頭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